年轻人因房价逃离郑州,究竟是谁的错?

时间:2020-12-08作者:坦然分类:生活杂谈浏览:148评论:0

年轻人因房价逃离郑州,究竟是谁的错?

郑州这座城,已是一个大筛子。

跟得上脚步的人,留下;

跟不上脚步的人,离开。

和其他城市一样,这个筛子就是房价。

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高房价留不住你,这可以理解。

可是郑州1万2的房价也留不住你,难道真的全是这座城市的问题?

image.png

1
“连个好活儿都没有,郑州也不是个啥好地方”

伟良是在一个地级市里不入流的专科学校毕业的,但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。

还没拿到毕业证,伟良就来到了郑州,投奔一个在郑州开餐饮店的亲戚。

餐饮店门头不小,上下三层楼,伟良来的时候恰逢店里装修改造,这对口大学生正好派上用场。

“修个楼梯都是歪的,这上得是啥狗屁大学。”装修还没完,亲戚就给伟良的学历定下了结论。

在亲戚看来,学的就是装修,这修个扶梯不是正好对口。他们不在乎伟良具体学的啥课程,只知道说,“那个学装修的大学生,连个楼梯都不会搭。”

伟良自然也受不下这口气,“你看不上我,我还看不上你呢。”

年轻人的眼里,别说是在城市里发展不错的自家亲戚,就是这座城里最有钱的富人他也看不上。

甚至就连这座城,他同样都不放在眼里。

离开亲戚的饭店,伟良又干起了二手房中介。拢共干了不到两个月,伟良意向客户谈了不少,但是一个单子也没成。

他觉得问题出在这个行业,这个行业水平太低了,什么人都能进来,同事没水平,领导也没水平,在这里学不到真东西。

中介离职后,伟良决定离开郑州了,他要去北京闯一闯。

北京没有亲戚们的七嘴八舌,只有一顶一的人才。北京,才是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在北京,伟良很少跟外人具体说是什么工作,就算是亲近的人,也只是淡淡地说“炒原油”。

直到这份工作又黄了,他才跟自己的亲哥具体讲过,这生意究竟是怎么干的:多注册几个微信小号,头像昵称都换成大美女,就是附近的人、摇一摇跟人闲聊,推荐别人投资。运气好的时候一单能挣小几万,就算平时不开单,也能每月有个万八千的收入。

最后,这份工作因为“查的太严了”没法继续了。

伟良从北京灰溜溜地回到郑州了。这次他又换了新的门路,朋友介绍他在香山路一家汽修小门店干学徒,一个月还给3000多工资,能学个手艺,挺好。

3000多不高,但是踏踏实实干下去,还是完全能够在郑州站住脚的。

但是伟良又折腾出了新花样。

经朋友介绍伟良玩起了一个“3M”的“转账游戏”,没有任何业务往来,就是系统分配联系人转账,你转进去1000,转来转去到月底回来就是1300。

他清楚地知道,这就是传销。

可是“聪明人”往往更自信,他坚信自己入局早,完全能够在崩盘之前赚一把就走。

伟良先后从信用卡借出8000块,全部转入3M平台来回折腾,8000很快就变成了5万。

伟良给自己设置了底线,赚够10万块就立即收手。

再后来,我就没有伟良的消息了。只知道他连花园口村里的房租都交不起了,无奈回了老家。

据说,3M让他赔了7万多,他是背着一摞信用卡的债,灰溜溜地离开郑州的。

伟良给北京有过一句话的评价:那是个吃人的地方。

他也给郑州留了一句评价:“连个好活儿都没有,郑州也不是个啥好地方。”

2
离开,是因为在这里永远成不了富人

我见过的年轻人里,伟良算是“不正干”的一个,但是那些所谓正干的年轻人,似乎对郑州这座城市也没有太多好感。

曾彬便是其中一个。

曾彬大学学的是汽车美容,毕业后就直接在郑州一家4S店里做起了销售,开始卖车、卖配件,每天拿着各种销讲、指标回家就背。

即使背得再熟练,一旦见到客户,曾彬就格外紧张,紧张到连手不知道该怎么放。

他喜欢开车,最起码送货开车不用跟人打交道,只有握着方向盘,才是他最从容的时刻。

后来的几年时间里,他的工作陆续换了七八个。但是工作内容始终是开车,比如广告公司的行政司机,再比如送家具的司机,服装公司的送货员……

工作频繁换,但除了开车还是开车,曾彬的工资始终不见涨。折腾了五六年,曾彬的工资始终没能超过5000元。

做司机的时候,曾彬时常在凌晨4点还奔波在路上,即使风雨交加,再或者大雪冰封,他一直坚持着。

无数个瞬间,曾彬感动过自己,却从来没有感动过工资条。

曾彬的工作辛苦吗?辛苦。他不够努力吗?也挺努力的,可他的价值始终没能被郑州这座城市认可。

2016年房价大涨,曾彬看着买房无望,无奈离开郑州。

他甚至觉得:郑州对不起他,郑州的房价太贵了,留不住年轻人。

如果你见过曾彬在马路牙子上守着货车,匆匆忙忙啃饼夹菜的样子,你也一定会替这位年轻人感到惋惜。

努力从来没有错,但是方向不对,所有的努力就等于白费。

只是,郑州有太多像曾彬一样的年轻人了,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。

在郑州的这些年,曾彬就像一只断了头折了翅的苍蝇,在城市里闷头乱撞。

当然,最终促使曾彬离开郑州的,不只是房价,而是一次与郑州顶豪富人的邂逅。

一次给富人送家具的时候,他看到货价单上一连串的零,数了好几遍最终确定,这套桌椅的价格竟然高达138万。

138万足够曾彬在郑州买下一套房了,可是竟然有人只用来买一套桌椅,手里搬着家具,曾彬心里却像搬着炸弹一样。

从货车上搬下来送到富人家里,曾彬甚至不敢抬眼去看屋里其他的摆设。

是啊,一个连自己都快养活不了的年轻人,一个快在城市里站不住脚的年轻人,自卑就会像洪水一样扑上来的。

自卑到了一定程度,穷到了一定程度,是不敢乱看的,看也是白看。穷人的眼,是很节约的。

是啊,一个从农村穷山沟里出来的年轻人,只觉得:城市,就是让穷人自卑的地方啊。

曾彬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,郑州这座城市早已发展到拼智拼才的时代,单纯拼体力的年轻人,永远跟不上了。

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人,就算把自己卖了恐怕都抵不过人家一套桌椅。

再多的辛苦,还有什么意义?

曾彬天天盼着郑州的房价彻底大跌,越低越好,这样他也许会选择留下。他从来没有想过:能够留在郑州,竟然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。

可郑州有钱人却在呼吁,郑州的房价应该稳,应该稳步抬升。他们一旦有更好的选择,也会抓紧逃离郑州,去北上广、深苏杭,去海南……

曾彬不懂郑州有钱人,郑州有钱人也不懂曾彬。

3
离开,是因为早晚还要回去

双一流大学研究生毕业,景哲是被视作人才回到郑州的。入职的时候,景哲的月薪就已经在万元以上。

月薪过万,在郑州这一个城市是什么水平?

景哲看过最近大河报的报道,相关数据显示,郑州地区2020年秋季求职期的平均薪酬为7697元/月,平均月薪4001元/月至6000元/月的职位占职位总量的34.5%,8000元以上/月的占30.1%。

月薪过万,这已经接近二八原则里的二了,那是快要被称之为塔尖的地方。

但是在景哲的收入目标里,月薪过万只是起步。

景哲最终离开郑州,也恰恰是因为这份月薪的目标。在郑州,想要离职之后再去找到专业对口,月薪过万且有增长空间的工作,实在是太难了。

除非自己当老板创业,可是没有家底的景哲,折腾不起。在离职找工作的空档期,上海有家公司给出了橄榄枝,景哲果断选择了离开。

但是景哲清楚地知道,离开郑州是一时的,终归还要回到这里。

景哲的爷爷是豫东农村的农民,一辈子伺候土地踏踏实实,60多岁时才第一次走出豫东平原,跟着孩子到嵩山看了看大山。

景哲的父亲,也是一个踏实憨厚的人,小学毕业后就一头扎进了厨房里。直到景哲大三那年,父亲才凭借掌勺的手艺在老家市里买了房。

景哲父亲这辈子的功劳,就是把一家人从农村带进了城市。

到了景哲这一代,把一家人从三线城市带到二线城市或者一线城市,就成了他的家族使命。

在上海,景哲也是买不起房的,即使能买得起也早已出了上海的地界了,而且房贷压力实在太大。

眼下收入尚可,景哲担心的是未来30年,又该如何保证自己的收入一直稳定增长呢?

如此安家,太过冒险。既然是家,那就一定要稳,这是景哲基因里自带的踏实。

景哲最终决定把工作留在上海,把家安到了郑州。

郑州房价均价13000左右,即使在东区买一套相对不错的改善房,单价也不过2万多,目标再高一点的北龙湖,也三万多就能上车,这跟上海简直没法比。

以景哲的收入,郑州主城区内买下一套大三房,自己一个人就完全扛得住。

景哲离开,没有给郑州留下苛责的评论,他始终觉得“在郑州安家,挺知足的。”

外面的世界再精彩,老家河南在这里,父母在这里,家在这里。

景哲离开郑州,是为了更好地回来。

4
郑州,不再害怕离开

郑州没有好的大学、没有好的产业、没有好的环境、工资低、房价高……每一个离开郑州的人,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吐槽这座城市。

但是这座城市从来没有一句反驳,只是默默地承受着,默默地成长着,默默地变化着。

从郑县到国际郑,郑州这座城市变了,变得不再像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农民,平和地对待每一位来客。

从郑县到国际郑,郑州已经开始有底气审视这些来客了,它越来越像一个大筛子。

它开始不再接纳跟不上脚步的人,开始大胆地筛选真正有实力匹配这座城市,推动这座城市向前发展的人了。

它在大玉米楼布下的霓虹灯,光芒越来越耀眼。

这束光,让那些跟得上它脚步的人,越看越兴奋;

让那些被它甩下的人,越看越迷茫。

5
结 语

人人都在逃离,只要有机会,只要逮住机会,能走的,迟早要走,你为什么不能走?

郑州仍然是贫瘠的,这座城市承载着人,给人工作,给人房子,给人践踏,城市无语,城市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,一年一年的……就这么静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。

郑州,是否也有委屈的时候?

夜深人静的路灯下,你又是否听过郑州这座城市的委屈?

推荐阅读:

本文 赚钱网 原创,转载保留链接! 地址:https://www.ylefu.com/zatan/835.html

猜你喜欢